歡迎來到中國楹聯第一門戶網站!!!    咨詢電話:010-68218557

從賈寶玉題聯受到的啟示

網站首頁    聯墨雙修    聯論文章    從賈寶玉題聯受到的啟示

(遼寧 國元令)《紅樓夢》中的賈寶玉有過多次寫作經歷,最為成功的,大概是第十七回中的“試才題對額”。雖然所作對聯僅有四副,但可謂情境相洽,對仗工穩,托意深婉,韻味悠長。細細揣摩,會對今天的楹聯創作有所啟示。我們先對寶玉之作進行簡略分析。

繞堤柳借三篙翠;

隔岸花分一脈香。

此聯題于沁芳亭。這里“佳木蘢蔥,奇花閃爍,一帶清流,從花木深處曲折瀉于石隙之下……俯而視之,清溪瀉雪,石磴穿云,白玉為欄,環抱池沿,石橋三港,獸面銜吐”。

沁芳亭便坐落于這里的一橋之上。聯中“柳”對“花”,“借”對“分”,“翠”對“香”,“繞堤”對“隔岸”,“三篙”對“一脈”,對仗工穩,天衣無縫。“三篙”,從深度說水,極言水深。水深則清澈涵碧,使得堤上柳樹增添了秀色。“繞堤柳借三篙翠”,雖然表面上說“柳”,實質上表現的是水。“隔岸花分一脈香”,極言水的流動。“一脈”,從溪流的形狀說水。岸上花團錦簇,芬芳馥郁;溪中碧水微瀾,流深涵香。仿佛溪流已然分得兩岸花兒的香氣,整條水流均有香味。題沁芳亭,未露“沁芳”二字;通篇寫水,但不著“水痕”,尤顯煉句修辭之高妙。

寶鼎茶閑煙尚綠;

幽窗棋罷指猶涼。

此聯題于后來林黛玉所居瀟湘館。這里“一帶粉垣,里面數楹修舍,有千百竿翠竹掩映”,凸顯的是竹子主題。

“寶鼎茶閑煙尚綠”中的“寶鼎”,指煮茶的鼎爐。茶沸熱時,日光透過竹影的照射,煙中似有綠色;“幽窗棋罷指猶涼”,是說在一片竹林中下棋,即使在火熱的夏季,也會感覺到一襲寒涼。聯中以“茶閑”“棋罷”之情境,突出新竹的鮮綠幽香。翠竹掩映,所以鼎吐綠煙;濃蔭生涼,所以纖指猶冷。十四字沒有明寫竹子,但是竹子的色彩、寒意、幽深、恬靜全部躍然紙上。

稻香村為大觀園中一景,這里“一帶黃泥筑就矮墻,墻頭皆用稻莖掩護。有幾百株杏花,如噴火蒸霞一般。里面數楹茅屋。外面卻是桑、槿、柘,各色樹枝新條,隨其曲折,編就兩溜青籬。籬外山坡之下,有一土井,旁有桔槔轆轤之屬。下面分畦列畝,佳蔬菜花,漫然無際。”賈寶玉為此處題寫的聯語為:

新漲綠添浣葛處;

好云香護采芹人。

上句從田莊背山臨水寫來。“綠添”,是指新春之水不斷上漲增加,是寫景。“浣”,洗濯。“葛”,蔓生植物,多生于山間,煮取它的纖維,在流水中捶洗干凈后,可以織布制衣。“浣葛處”,明寫景,暗喻人。

下句暗喻元春,身為貴妃,如祥云庇護著賈家之讀書人。“好云”,指云能生色,又兼喻“噴火蒸霞一般”的杏花,所以說“香護”。“芹”,指水芹菜,多長于水邊。《詩經·魯頌·泮水》:“思樂泮水,薄采其芹。”泮水,泮宮之水。后人把考中秀才入學為生員,叫作“入泮”或“采芹”。所以“采芹人”,指的是讀書人。此句與上一句字面上說的是村野人的事,切所題之景,而出典則又“入于應制之例”,且同用《詩經》語。寫山、水、杏花諸景,而不著“山”“水”“杏”等字,乃寫作技巧之講究。

眾人來到后來薛寶釵所居蘅蕪苑,這里“一株花木也無。只見許多異草,或有牽藤的,或有引蔓的,或垂山巔,或穿石隙,甚至垂檐繞柱,縈砌盤階,或如翠飄飄,或如金繩盤屈,或實若丹砂,或花如金桂,味芬所馥,非花香可比……”在兩卿客吟出對聯后,寶玉題寫一聯:

吟成豆蔻才猶艷;

睡足酴醾夢亦香。

“吟成”一句,是說吟成杜牧那樣的豆蔻詩后,才思依然蓬勃。唐代詩人杜牧《贈別》詩:“娉娉裊裊十三余,豆蔻梢頭二月初。”豆蔻,指草豆蔻,春天開花,密集成穗狀花序。花初生時,卷于嫩葉中,俗稱含胎花,以喻少女。“睡足”一句,因修辭技巧而兼兩層意思:一是花枝軟垂無力像睡夢沉酣;二是人在花氣中睡夢香甜。“酴醾”,薔薇科植物,春末開花。上句的意思是,寫詩去歌頌豆蔻的美,寫完以后其詩才都有鮮艷的色彩;夏天午睡正酣,忽被一陣花香驚醒,好像連夢也都帶有香氣。

寶玉所撰四聯,至少給我們這樣幾點啟示,撰寫對聯一定要注意做到:

一要切題。切題,就是對聯創作中要盡量做到切人、切時、切地、切事、切景、切己。首先要切合“題”圍,所寫的內容盡在話題的涵蓋之中;其次是切中“題”旨,不偏題,不跑題,體現并切中“命題”意圖。也就是說,要“見什么人說什么話,到什么山唱什么歌”,有強烈的針對性。

賈政所帶卿客的聯作“麝蘭芳靄斜陽院;杜若香飄明月洲”“三徑香風飄玉蕙;一庭明月照金蘭”就是犯了不切的毛病。正如寶玉所言,“此處并沒有‘蘭麝’‘明月’‘州渚’之類”,如此寫來,有生搬硬套之嫌,更兼“斜陽”亦有“頹喪”之感。

二要工巧。工,就是工整。所謂工整,即工穩、細致、整齊。一副對聯,必須是字句相等,詞性相同,平仄相諧,句式相仿,要完全符合或基本符合對聯的本質特征和創作規律。

巧,就是巧妙、靈巧。《說文解字》釋為“工巧,飾也。像人有規矩也。”朱鍇曰:“為巧必遵規矩、法度,然后為工。”簡單地說,就是要“精巧凝練”。要以寥寥數字表達無窮的豐富思想、感情和意象,在構思、布局、煉字、遣詞、造句上精心調配,達到言近旨遠,字字珠璣。

惜墨如金,巧琢細雕,“冗繁削盡留清瘦”,楹聯才能“工”;字斟句酌,反復推敲,“日間揮寫夜間思”,楹聯才能“巧”。具體地說,就是要辨別判定準備使用的每一個詞匯的含義、容量、分寸、色彩、聲響等,反復揣摩其表達意旨是否準確,抒情狀物是否生動,節奏旋律是否和諧,形象意態是否鮮明,情緒感染是否到位。而揮“字”如土,則是聯作不“工”不“巧”的癥結所在。

三要含蓄。含蓄是一種“意在言外,含而不露”的藝術風格。從某種意義上,相當于國畫中的“留白”,是要給讀者留出思索和品味的余地。

含蓄的精妙在于“不著一字,盡顯風流”。就是聯語中不正面涉及描寫對象,而是通過其他方法將對象的精神特質表現得淋漓盡致。正所謂“言下未嘗畢露,其情則已躍然。”寶玉寫水不著“水”,寫竹不露“竹”,就是含蓄手法的具體體現。

四要精短。楹聯是文學的輕騎兵,以精短見長。寶玉寫的全是七言聯,《紅樓夢》中還有很多精品對聯也是七言。如“芙蓉影破歸蘭槳;菱藕香深寫竹橋” “世事洞明皆學問;人情練達即文章” “玉在櫝中求善價;釵在奩中待時飛”等等。

對聯,特別是春聯,一定要寫得精短。試想有人在門上貼了多字春聯,又有幾人能耐著性子去讀完呢?如果是五言或者是七言,人們賞讀時一目了然,盡享春聯帶來的意趣與享受。現在有一種不大好的風氣,對聯越寫越長,字數越來越多,讀起來簡直就像沒有詞牌的詞,這是有違對聯的本質特征的。從實際應用的效果來看,對聯還是要寫得精短才好。

 

2019年7月26日 18:11
?瀏覽量:0
?收藏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广东快乐十分分析高手